理臣百科歡迎您! 理臣:理臣教育官網 理臣咨詢官網
400-835-0088
會計百科
首頁 > 財經法規 > 價格闖關

價格闖關是指1988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試圖進行的物價改革。這次改革,試圖通過政府短期內提高大部分商品的價格,解決價格雙軌制下的一系列復雜的經濟問題。但改革還未及實施,便在已有的通貨膨脹基礎上又引發了更嚴重的通貨膨脹,改革被迫擱淺。 背景 從1984年第四季度起,中華人民共和國經濟發展速度過快,信貸發放過猛。中央曾試圖以行政手段控制信貸發放,但未能奏效。1985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總理趙紫陽提出了“軟著陸”,即不是通過一年、而是通過數年緩解經濟過熱,不再像1981年一樣通過大砍基建項目從而在短時間內緊急調整經濟。經過1986年、1987年兩年,經濟環境從緊張逐步放松,經濟既獲得降溫、又沒有出現衰退。1987年,國民生產總值增長10%以上,國民收入增長10%以上,工業總產值增長17%以上,農業增長近6%,商品零售價格指數上漲7.3%。 查看詳情>>

方案提出 1988年5月,中共中央總書記趙紫陽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上作《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新秩序》的報告,報告提出用五年時間每年以一定價格上漲指數為代價,實現理順價格、解決工資不合理的問題。趙紫陽事先曾將自己的這一提議拿給鄧小平看,獲得了鄧小平的肯定。會議確定由,國務院制定方案,具體方案后來由副總理姚依林等起草。1988年8月,改革方案確定。中央在制定方案時,內部并沒有明顯的分歧;北京市、上海市盡管有顧慮,但也沒有明確表態。 查看詳情>>

通貨膨脹 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剛剛通過價格改革方案,具體實施方案尚未制訂,改革出臺時間尚未確定之時,國內新聞媒體便開始大張旗鼓地宣傳。一時間,社會普遍流行“物價漲一半,工資翻一番”的傳言,人們對通貨膨脹的預期迅速增長,而政府又沒有承諾保值儲蓄。在這種情況下,1988年夏季,各地銀行發生了擠兌風潮,各類商品遭到搶購。一些商店和企業趁機漲價,而銀行儲蓄比預計減少了400億元人民幣,銀行不得不通過大量印制人民幣來紓緩困境。 查看詳情>>

改革推遲 1988年9月,趙紫陽決定,推遲價格改革,并轉向治理整頓。此前趙紫陽曾找姚依林談過暫緩價格改革的問題,姚依林認為可推遲到1989年下半年再看。后來趙紫陽認為當前經濟環境不利于價格改革,遂決定推遲改革,先搞治理整頓以使經濟環境轉好,解決通貨膨脹等問題,等這些問題解決再進行價格改革。趙紫陽強調:“最后決定價格改革暫緩,轉向治理整頓,是我下的決心。” 在趙紫陽決心推遲改革前,尚不知情的鄧小平曾和國務院總理李鵬談話,鼓勵趙、李,并稱“如果發生了什么事情,他可以承擔這個風險”。趙紫陽下決心后,找到李鵬、姚依林談話一次,李鵬、姚依林表示同意,趙紫陽遂向鄧小平報告。此后召開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最終確定推遲改革。 查看詳情>>

后續 治理整頓實施后,國家經濟局面發生了新的變化。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采用行政手段控制價格和基本建設,并取消了一些已經實施的放開搞活企業的改革措施,收回了中央下放到地方和企業的一些權力。不久國家便出現了“經濟滑坡、市場疲軟、生產停滯”的局面。[3][5] 查看詳情>>

回顧總結 1989年春,趙紫陽派安志文等到香港請了臺灣中華經濟研究院院長蔣碩杰等六位經濟學家(均為中央研究院院士)座談中國經濟。他們提出的價格必須由市場決定、解決金融赤字必須靠銀行儲蓄利率高于通貨膨脹率等見解使趙紫陽很受啟發。 此后,在總結回顧這段歷史時,趙紫陽認為,此次價格改革之所以失敗,其原因并不在于通貨膨脹,而在于此次改革的基本方式就是根本錯誤的。他說: 前面說過,十二屆三中全會以來,我們在物價改革上采取的是調整和放開相結合的方針。有些物價是政府自上而下進行調整,另一些商品可以放開。同一種商品,計劃內的一部分由政府調價,另一部分也可以放開,即實行價格雙軌制。這就是說,總的是面向市場,走逐步放開價格由市場決定價格的道路。而這次提出的價格改革方案,就不是這樣逐步放開,由市場決定價 查看詳情>>

暖暖高清在线观看视频桃花社区视频在线观看播放